首页 > 能源 > 石油动态

IOC积极推动巴西深水盐下油田开发

来源:网络 责任编辑:青青

巴西陆地部分盐下地层储量为20亿桶Santos和Campos深水地区最终可采储量为100亿至200亿桶陆地/西非大陆架储量为50亿桶图片来源:石油图

2017年年底,巴西国家石油公司(Petrobras)发布了公司5年发展计划,预计到2022年的5年间投资745亿美元,将国内油气产量提升至288万桶/日。80%以上的投资将用于上游勘探开发。Petrobras表示,2018年年底前将出售约210亿美元资产,以加强与外国公司的合作,联合开发巴西的油气资产。

2017年是巴西上游招标较为活跃的一年,4轮招标受到广泛关注,包括5月的第4轮陆上区块招标、9月的第14轮许可证招标、10月的第2轮和第3轮盐下产量分成合同区块招标。中国三大国家石油公司均参与了10月的招标。特别值得关注的是,在这些招标活动中,国际石油公司(IOC)开始积极参与,包括埃克森美孚、道达尔、壳牌及挪威国家石油公司(Statoil)等。巴西推出新一轮盐下油田招标和IOC积极的投资态度,或将给巴西盐下油田勘探开发注入新的活力。

2017年9月巴西举行第14次许可证招标和10月举行第2轮和第3轮盐下招标以来,IOC开始大力推进在巴西盐下油田的投资,导致以巴西国油Petrobras主导的巴西海域油田开发特别是盐下油田开发格局逐渐发生改变。

埃克森美孚在巴西投资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,当时Petrobras独占巴西油气行业的局面结束,埃克森美孚开始进入该领域。但是由于勘探作业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埃克森美孚从大部分区块撤出。2008年至2010年埃克森美孚重新参与盐下油田勘探,但没有获得有商业开采价值的发现,最后全部撤出。

在2017年的招标中,埃克森美孚表现出极为积极的投资态度,在第14轮许可证招标中与Petrobras联合取得坎波斯盆地南部的6个区块,并单独取得盆地北部4个区块中的2个区块;另外,还取得Sergipe-Alagoas盆地2个区块50%的权益,并成为作业者。在第2次产量分成合同盐下区块招标中,埃克森美孚获得桑托斯盆地NorthdeCarcara区块40%的权益。

Statoil自2005年开始投资巴西深水盐下盆地,随着几次资金进出,目前持有巴西坎波斯盆地BM-C-7区块60%的权益,2011年开始生产,目前原油产量为10万桶/日;在巴西第7次许可证招标中与雷普索尔联合取得BM-C-33区块50%的权益,之后售出15%的股权,目前持股35%;在2017年年底,取得巴西坎波斯盆地成熟油田Roncador区块25%的权益,目前该油田原油产量24万桶/日。而在桑托斯盆地,Statoil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三次出资取得两个区块的权益,一个是BM-S-8区块36.5%的权益,另一个是在2017年第2轮盐下招标中,Statoil取得NorthdeCarcara区块40%的权益。

壳牌自1999年开始投资巴西油气上游领域,分别持有ParquedasConchas油田BC-10区块50%的权益和Libra油田Mero区块20%的权益。2016年壳牌完成对BG的收购后,从BG获得两处巴西深水盐下区块权益,分别是Lula-Iracema油田BM-S-11区块25%的权益和Sapinhoa油田BM-S-9区块30%的权益。在2017年举行的第2轮和第3轮盐下招标中,壳牌共获得6个区块的权益。在第14轮许可证招标中,壳牌与雷普索尔联合获得坎波斯盆地4个区块的权益。

根据壳牌收购BG后的投资方针,公司计划将投资金额的20%用于开发墨西哥湾和巴西等深水盐下油气田。

道达尔2016年以前已大规模参与巴西盐下油田的勘探开发,分别持有坎波斯盆地BC-2区块70%的权益和桑托斯盆地Libra区块20%的权益。2016年,道达尔与Petrobras签署谅解备忘录后,分别取得桑托斯盆地Lapa油田BM-S-9区块35%的权益和Lara油田群两个区块的权益。

BP在国际大石油公司中最缺乏深水盐下油田作业经验,虽然在2017年第3轮盐下招标中与Petrobras和中国石油CNODC联合获得了一个区块的权益,但仍仅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参与投资,预计未来公司或将更多地参与巴西基础设施建设和管道建设等工作。

Petrobras在巴西石油产量的比重一度超过90%,但随着政策调整和外资不断进入,到2017年年底,Petrobras在巴西石油产量的比重已经降至77.7%,这充分表现出外资的参与程度正在不断提高。2017年的第14轮油气许可证招标及第2轮、第3轮盐下招标充分说明巴西盐下区块对IOC具有强大的吸引力。随着巴西放宽招标政策和下调所得税,在2018年和2019年的盐下招标中,巴西盐下油田或将吸引更多的外资参与。

Petrobras的产量比例降低和IOC的进入或将给巴西上游行业特别是盐下油气田带来新的推动力,短期看,发展前景较好。但巴西2018年的大选和未来的政策走向仍是影响巴西油气上游投资的关键因素,值得特别关注。

(作者为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分析师)

相关阅读

4月15日,中国石油青海油田在敦煌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,柴达木盆地油气地质勘探与山地地震攻关理论技术取得重大突破,而这也夯实了青海油田在“十三五”期间建成千万吨[详细]
据路透社报道,三位行业消息人士称,沙特阿拉伯将乐于看到原油价格升至每桶80甚至100美元。这一迹象表明,尽管欧佩克当初的石油减产协议现在已经几近成效,但利雅得并没有打算改变[详细]
在没有完全消除全球石油供应过剩的情况下,OPEC和俄罗斯4月20日将在沙特吉达进行会晤,讨论进一步合作的问题。尽管迫在眉睫的政治危机可能会进一步收紧石油供应,但OPEC似乎决心[详细]
巴西陆地部分盐下地层储量为20亿桶Santos和Campos深水地区最终可采储量为100亿至200亿桶陆地/西非大陆架储量为50亿桶图片来源:石油图2017年年底,巴西国家石油公司(Petrobras)发[详细]
乌鲁木齐4月18日电 从中石油塔里木油田最新获悉,位于库车山前的克拉苏气田地面产能建设工程近期集中开工,今年西气东输主力气源地——克拉苏气田预计新投产气井12口[详细]